设置

关灯

第0008 章 野外扎营

    得知自己身旁的百人将就是赵云之后,韩湛在短暂的震惊之后,心中不禁一阵狂喜,他感觉自己捡到宝了。原本心里还在为无法招揽张郃而耿耿于怀,谁承想一转眼,天上就掉下这么大一块馅饼。和赵云相比,张郃就显得无关轻重了,况且招揽一个百人将,远比招揽一个军司马,要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也想起在《三国演义》里,赵云先是袁绍的手下,因为觉得袁绍没有忠君救民之心,便在界桥之战投奔了公孙瓒。也就是说,早在袁绍进入冀州之前,赵云就是冀州军的一员。

    赵云见韩湛望着自己时的一脸猪哥相,顿时感到一阵恶寒,暗想:韩府君的这位公子,不会有龙阳之癖吧,不然怎么会一直望着自己傻笑。他定了定神,低声地喊:“公子,公子!”

    听到赵云在喊自己,韩湛浑身一震,连忙在马背上坐直了身体,扭头问道:“子龙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赵云连忙敷衍道:“某看到公子好像在发呆,担心你从马背上摔下去,所以才叫你两声。”

    赵云的话,让韩湛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,他连忙哈哈一笑说:“子龙啊,我刚刚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所以一时间想得入神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,他扬鞭一指远处的山峦,说道:“子龙,你看那边的山,我正在想山里的石头多,土地少,山民就算种粮食,一年也不会有多少收成。不如让他们种植柿子树、石榴树和玉米,等到成熟以后,柿子和石榴可以到市集上换点铜钱,而玉米则可以留下来当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韩湛的话还没有说完,赵云便愕然地问道:“公子,柿子和石榴,我都听说过。不过这玉米是什么东西,是颜色像玉的一种米吗?”

    韩湛听赵云这么一说,心想难道玉米在三国时,还不叫玉米这个名称?于是他试探地问:“既然你没有听过玉米,那包谷、包芦、玉蜀黍、大蜀黍、棒子、苞米、苞谷、玉菱、玉麦,你总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赵云听完韩湛所说的一连串玉米的别名后,依旧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,“公子,你说的东西,某从来不曾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韩湛有些抓狂了,不应该啊,三国怎么会没有玉米呢?自己明明记得在老版《三国演义》的那集“官渡之战”里,袁绍压制曹军,命令部下在曹营附近筑起了土山,派弓箭手朝营里射箭,曹营里的一群官兵,就躲在盾牌后面啃玉米。难道是连续剧里的道具用错了,三国时期根本就没有玉米这种农作物?

    见韩湛一会儿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,一会儿又给自己说一些听不懂的事情,赵云心里有些后悔不该过来和他主动打招呼。不过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,在公子没有发话之前,他还不能随便离开,正在他左右为难时,忽然看到有一名骑兵策马从前面奔回,来到赵云的面前停下,“军司马有请!”

    赵云如蒙大赦,连忙朝韩湛拱了拱手,说道:“公子,军司马招我有急事,失陪。”说完,不等韩湛说话,便和来报讯的骑兵策马奔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等赵云离开后,韩湛翻身下马,将战马重新交还给为自己牵马的士兵,二自己转身重新上了马车。看到韩湛又爬上了马车,荀谌有些不悦地说:“湛儿,你的马术不精,就不要去逞能了。你瞧瞧,刚刚你骑马的工夫,就拖慢了车队的速度,白白浪费了不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韩湛的马术不精,却执意要骑马的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马车里过于颠簸,而另外一方面是他不想那么快见到袁绍,便有意在拖延时间。如今遇到了赵云,他的想法就发生了变化,虽然袁绍入住冀州后,韩馥会变得无权无势,但要点兵将来看家护院,想必刚占据冀州的袁绍还不知道拒绝,到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赵云要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荀谌的责备,他没有反驳,而是拱了拱手,笑嘻嘻地回答道:“舅父教育得是,湛儿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从冀州到袁营有两百多里,但由于有几辆满载礼品的马车,拖慢了整个行军队伍的速度,以至于到天黑时,也不过走了一半的路程。

    张郃来到马车前,向荀谌请示:“友若先生,天色已晚,我们是否就地安营扎寨?”

    “儁乂将军,”虽然张郃只是一个军司马,但荀谌还是非常客气地称他为将军:“附近可有村镇?”

    张郃摇着头说:“没有,据探马回报,最近的村镇离这里还有二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在野地里扎营吧!”荀谌在吩咐完张郃后,扭头对韩湛说道:“湛儿,我们离村镇尚远,只能在荒郊野外扎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扎营的命令下达,张郃指挥兵马在一道小溪旁的空地上,竖起了近百个营帐。

    安营扎寨之后,荀谌派人把张郃叫到了自己的帐篷里,开门见山地问:“儁乂将军,我们还需要多长的时间,才能赶到袁营啊?”

    张郃皱着眉头想了片刻,随后回答说:“回禀友若先生,假如我们明日加快行军速度,未时即可抵达袁公营地。”他说话时,目光却不自觉地投向了旁边的韩湛。

    荀谌察觉到了张郃在看韩湛,心里明白对方是在责备自己的这位外甥,假如不是他心血来潮要骑马,拖慢了大队的行军速度,也许今晚就能在村镇里过夜了。想到这里,他转头对张郃说:“放心吧,我们明日的行军速度绝对要比现在快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篷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随后听到一个声音在高喊:“军司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不好,出事了。帐篷里的三个人,在听到外面的喊声后,同时冒出了相同的念头。韩湛和荀谌刚从跪坐的垫子上站起身,张郃已经撩开帐帘冲了出去,随后外面响起了他洪亮的声音:“张某在此,出什么事情了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