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0013章 军法从事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赵云,听说眼前眼前的人就是淳于琼,手立即搭在了剑柄之上,随时准备宝剑出鞘。站在一身的张郃,看到赵云的这个举动,连忙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同时冲他微微摆了摆手,示意不可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赵云暗叹一口气,把手从剑柄上移开,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淳于琼,心里暗自下定决心,只要他有对公子不利的举动,自己拼着粉身碎骨,也要保护公子周全。

    “淳于将军,韩某有礼了!”韩湛强作镇定,装出没事人的样子,朝对方随便拱了拱手,就算是见过礼了,随后亦步亦趋地跟在袁绍身后,去认识下一位袁军将领。

    淳于琼在见到韩湛出现的时候,眼中就充满了杀气,恨不得能除之而后快,但碍于主公袁绍在场,他不敢造次。此刻见到韩湛若无其事地从自己面前过去,便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,猛喝一声:“狗贼,拿命来!”在喊的同时,已拔出腰间宝剑,高高地举过头顶,使出吃奶的劲,朝着韩湛的后背砍去。

    “噹!”的一声巨响之后,虎口被震裂的淳于琼,发现自己拼进全力砍下的这一剑,被一名身穿百人将服饰的年轻小将架住了。架住他宝剑的人是赵云,他一直在观察淳于琼,一发现对方拔剑欲行不轨,他便拔出腰间宝剑,一个健步冲了上去,在千钧一发之际,架住了淳于琼砍下的这一剑。虽然把对方的虎口震裂,他的手臂也被震得发麻,他不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:“这厮好大的力气!”

    韩湛听到身后的巨响,扭头一看,才知道自己刚刚到鬼门关门前走了一遭。他慌忙躲在了袁绍的身后,面带惊惶地说:“袁伯父救我!”

    袁绍转身看到手举宝剑的淳于琼,不禁楞了片刻,随后把脸一板,厉声问道:“仲简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当着自己的面,淳于琼可不敢随便造次,他连忙收回了宝剑,用左手一指韩湛,怒气冲冲地说:“主公,我与此人不共戴天,今天非杀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淳于将军,”看到袁绍和他的一帮手下,都把目光集中到自己的身上,稍稍定了定神的韩湛,故作糊涂地问:“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今天第一次相见,为啥就要杀我啊?”

    袁绍听韩湛说完,又转身问淳于琼:“是啊,仲简,你今日和袁公子是第一次相见,照理说不该有什么深仇大恨啊,为什么想要杀他呢?”

    淳于琼用手指着韩湛,大声地说:“昨晚此人在朱家庄,杀我两百兵士,如果不是部下拼死救我脱险,我也早就成为了此人的刀下之鬼。”

    淳于琼的话一出口,众人望向韩湛的眼神都变了。刚刚看到淳于琼砍韩湛,不少人还朝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,除了少数人是迷茫的眼神外,大多数人的眼里都充满了愤怒,他们心想如果淳于琼所说的是事实,那么这位韩公子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淳于将军何出此言?”韩湛到此时才知道昨晚的那个村庄叫祝家庄,面对诸多仇视的目光,他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:“我们昨晚的确在朱家庄杀了两百多人,可那都是一些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的黄巾贼啊。”说到这里,他吩咐持剑而立的赵云,“子龙,把那些东西拿过来!”

    赵云点了点头,快步地跑到后面的一辆大车前,拿起放在上面的一捆黄色布条,重新回到了韩湛的身边。韩湛接过赵云手里的布条,双手捧着递向了袁绍,恭恭敬敬地说:“袁伯父,这些是被我们所杀的黄巾贼所用的头巾,请您查看。”

    袁绍接过来看了一眼,心里便明白,肯定是淳于琼带着手下冒充黄巾贼,不过运气不好,正好遇到了韩湛他们。他将手里的黄布条随手递给了旁边的一名手下,装模作样地问:“仲简啊,莫非你和韩公子之间有什么误会吗?”

    袁绍这么说,无非是给淳于琼一个台阶下,谁知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淳于琼,智商也变成了负数,他根本听出袁绍的画外之音,还恶狠狠地说:“某就带领两百多号弟兄,到那个村庄里无非就是吃点喝点拿点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他居然率领一帮骑兵冲进来,不由分说就把我的部下杀戮一空。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赵云听不过去了,用手指着淳于琼说:“你们进村以后,烧杀抢掠无所不做,有十几名村民,为了阻止你们强抢民女,死在了你们的屠刀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赵云的话还没说完,淳于琼就嚣张地说:“是有怎样?那些贱民不知好歹,见到我们进村,不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们,不把漂亮女人送上来,就算把他们杀光了也是应该,……”

    淳于琼的话还没说完,袁绍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,特别是看到周围的那些文武用鄙视的目光望向淳于琼,他感到有些下不了台,连忙大吼一声:“够了,不要再说了。”随后吩咐左右,“把淳于琼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仲简,上命难违,得罪了。”听到袁绍所下达的命令,站在一旁的颜良文丑连忙上前,向淳于琼告了一声罪,将他两只手反剪在身后。

    袁绍脸色阴沉地命令道:“拖下去砍了,人头挂辕门示众三天。”

    左右立刻响亮地答应一声:“遵命!”,上前从颜良文丑的手里接过了淳于琼,拖着他就往旁边的空地走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逢纪见淳于琼被拖走,连忙出来向袁绍求情:“主公,念在淳于将军往日功劳的份上,就饶了他这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袁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韩湛,又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,看了一眼被兵士架着站在不远处的淳于琼,在短暂的思索后,咬咬牙下令道:“拖下去,按军法从事!”

    没等那些兵士把淳于琼拖走,荀谌就来到韩湛的身边,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,小声地叫了一声:“公子,你说几句吧。”虽然他没有明说,但让韩湛为淳于琼求情的意思,已经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韩湛知道袁绍命人将淳于琼斩首示众,无非是做戏给自己看。虽然自己的心里也恨不得能杀掉淳于琼,但这样一来,就会让袁绍麾下的文武们对自己心生怨念,等袁绍一成为冀州之主后,自己的好日子便到头了。想到这里,他连忙上前,恭恭敬敬地说袁绍说:“袁伯父,我想淳于将军也是一时糊涂,还请您大人大量,饶过他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”见韩湛开口为淳于琼求情,颜良文丑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,两人连忙上前,接着他的话说:“韩公子所言极是,仲简只是一时糊涂,就饶过他这一次吧!”

    见逢纪、韩湛、颜良文丑都在为淳于琼求情,袁绍手下的其余文武也不是傻子,知道袁绍在等一个下台的台阶,连忙异口同声地说:“请主公饶过淳于将军,免他一死!”

    袁绍见手下的文武都开口问淳于琼求情,也就顺水推舟的说:“好吧,既然诸位都为仲简求情,那我就饶过他。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拖下来重则三十大板!”89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