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0016章 古战场怀古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袁绍命淳于琼、许攸留守大营,自己带着大将颜良文丑、长史逢纪,率五千兵马,和韩湛他们合兵一处,朝冀州进发。

    袁绍骑着马,走在荀谌的马车旁,边走边聊着天,而韩湛和赵云则远远地缀在后面。

    赵云看到左右的兵士都埋头赶路,便压低声音对韩湛说:“公子,看来你昨天的分析,是完全正确的?”

    “分析,什么分析?”韩湛在酒醒之后,便把自己与赵云所进行的话忘记了,因此听到赵云这么一说,不禁表情茫然地问:“我做什么分析了?”

    赵云朝前方的袁绍努了努嘴,低声地说:“公子说,淳于琼是袁绍的爱将,某当时还不行。但看到袁绍居然让对方统帅数万兵马坐镇大营,便知道公子昨晚所言极是。”自从袁绍接了冀州的印绶之后,赵云和韩湛在对话中提到袁绍时,都是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不管昨日袁绍是否做戏,但我当众为淳于琼求情之举,却能让对方记住我的这个人情。”韩湛对赵云说道:“就算我不能和他化敌为友,但至少在短时间内,也不会成为不死无休的死对头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天际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,赵云抬头望向天空,只见空中有厚厚的黑色云层在翻卷堆积,忍不住叹了口气,说道:“要变天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要变天了!”韩湛抬头望了一眼天空,若有所思地说:“不光天气要变,冀州的天也要变了。也不知对冀州百姓来说,是福还是祸。”他心里在想,要是老天开眼,一个霹雳把袁绍劈死了,那么三国的历史是不是便会从此改写?

    大队行进到巨鹿地域时,随着空中一声炸雷响过,瓢泼大雨如同决堤的黄河水,从天空倾盆而下。袁绍连忙传令,让部队停止前进,就地扎营休息。

    士卒先为袁绍和众文武搭好了帐篷之后,才开始搭建自己住的帐篷。虽然士卒们搭建帐篷的速度很快,但等到韩湛进入袁绍的大帐时,依旧被淋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袁绍在正中的桌案后坐下,文武分坐在左右两侧,韩湛和荀谌坐在袁绍下手的位置。因为外面的雨声很大,一名进来报讯的士卒扯着嗓子说了半天,韩湛才听清楚,原来对方是在向袁绍报告,因为暴雨,漳河水暴涨,河上的桥梁被洪水冲断,大部队暂时无法渡河。

    袁绍挥了挥手,示意探马退下,接着问众文武:“诸位,探马回报,漳河水暴涨,桥梁被冲断,我们暂时无法渡河,各位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雨声太大,隔得远的文武官员只看到袁绍的上下嘴唇在动,压根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。只有离得最近的逢纪,听清楚了袁绍所说的话,连忙回答说:“启禀主公,既然漳河水暴涨,桥梁又被冲断,我们不如暂且在此休整,同时派出人手抢修桥梁。等雨过天晴之后,再继续赶路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虽说袁绍急着去接管冀州,但如今遇到暴雨倾盆,又有漳河水阻路,大队人马无法前行,只能依逢纪之言,暂时留在这里等待天气好转。

    等雨势稍小,韩湛和荀谌冒雨回到了自己的帐中。韩湛进了帐篷,连忙脱下身上的湿衣,换上了自家兵士早就准备好的干净衣服。等他换完衣服,才发现荀谌正站在帐篷门口,朝外面张望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迈步走过去,好奇地问:“舅父,你在看什么啊?”

    荀谌指着外面对韩湛说:“湛儿,你来看,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韩湛以为有什么西洋景,瞪大眼睛瞧了半天,除了雨雾中可以勉强看清楚的帐篷外,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个巡逻的人都没有,除了在营门外站岗的兵士,其余的人都躲在各自的帐篷里避雨。他摇摇头,回答说:“舅父,除了外面的帐篷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听到韩湛的回答,荀谌有些纳闷地问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正处在的位置,叫巨鹿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韩湛点着头,不以为然地说:“刚刚在袁公的帐篷里,听别人提到过,好像就说这里就是巨鹿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著名的巨鹿之战,就发生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巨鹿之战?”听荀谌这么一说,韩湛有点傻眼了,他的脑子高速运转着,努力思索在自己看过的三国演义里,巨鹿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?但令人遗憾的是,想了半天,他依旧一点头绪都没有。只能摇摇头,老老实实地说:“舅父,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巨鹿之战,你给我讲讲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不学无术。”荀谌用手朝韩湛一指,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:“你居然连巨鹿之战都不清楚?”话刚说完,他忽然想起了前几日,韩湛曾经因坠马受过伤,好像还得了什么失魂症,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向他科普什么是巨鹿之战。“秦末章邯围困了巨鹿,项羽率楚军到达巨鹿的南面,渡过了漳河,命令全军破釜沉舟,烧掉房屋帐篷,只带三日粮,以示不胜则死的决心。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巨鹿,击败章邯部保护甬道的秦军,断绝王离部的粮道,包围了王离军队。

    经过九次激烈战斗终于打退章邯,活捉了王离,杀死了秦将苏角,秦将涉间举火自/焚,其他的秦军将士有被杀的,也有逃走的,围困巨鹿的秦军就这样土崩瓦解。”

    韩湛听到这里,心中不禁苦笑连连,暗说你老人家要是直接说破釜沉舟,我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,你偏偏要说什么巨鹿之战,我又不是研究历史的,怎么知道这场战役和项羽有关啊。虽说心中有不满,但还是朝荀谌深鞠一躬,恭恭敬敬地说:“多谢舅父指教。”

    荀谌越说越激动:“昔日楚霸王在此破釜沉舟,成就了一番霸业。如今袁公被暴雨阻于此处,莫非是天意,暗示他将来能问鼎天下?”4589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