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0018章 刺客毙命

    喊声惊动了附近帐篷里的赵云,他连鞋都顾不得穿,提着宝剑撩开帐帘便冲进了雨中。他看到正在和两个刺客交手的罗什长,已渐渐落了下风,眼看就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罗什长因为身上有伤,动作越发显得呆滞,两名刺客见状心中大喜,于是同时挥刀砍过去。“噹”的一声巨响后,三人分开,罗什长登登登连着向后退了五六步,最后跌坐在地上。看到再次向自己砍来的两把刀,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谁知等了半天,对方的刀却没有砍下来,他睁眼望去,只见穿着一身白袍的赵云,正手握着宝剑站在自己的面前,而刚刚的两名刺客,都已经躺在了他的脚下。罗什长朝赵云拱了拱手,咧嘴苦笑着说:“多…多谢…救命之…恩!”

    赵云俯身扶住罗什长,紧张地问:“公子何在?”

    罗什长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,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。他委顿不堪地靠在赵云的身上,用手指着帐篷,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快…快,快去…救公子!”

    这时,别的帐篷里的士卒也被惊动了,他们来不及穿甲,纷纷拿着武器冲了出来。赵云将罗什长交给一名兵士后,大声地吩咐道:“把帐篷围起来,千万不要让刺客走脱!”说完,他提着宝剑便冲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韩湛本来就不会什么武艺,无非是性命攸关,为了自保,而拿着宝剑乱劈乱砍一气,根本不是伪装成伙夫的刺客的对手。此时,他已经被逼到了帐篷的角落里,退无可退,手里的宝剑被也刺客打掉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眼睁睁地看着刺客手里的刀,朝自己砍下来时,忽然从旁边伸过来一柄宝剑,架住了刺客的刀。韩湛侧着脸一看,不禁惊喜地叫道:“子龙,是你!”

    赵云没有说话,只是刷刷刷连着三剑,将刺客逼退了几步后,才挡在了韩湛的身前,头也不回地问道: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韩湛大声地说:“抓活的。”他想搞清楚,究竟是谁想要自己的性命,居然派刺客到袁绍的军营来行刺自己。

    刺客和赵云在战场上正面对战的话,绝对走不了一个回合;但在这个不大的帐篷里,他却显得游刃有余,赵云在一时间却奈何他不得。但交手十几个回合后,赵云还是渐渐地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帘被人从外面撩开,顶盔掼甲的张郃,带着五六名亲兵冲进了帐篷。刺客见势不妙,一个健步冲到了被吓瘫的荀谌旁边,见手里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大声地喊道:“谁也不准过来,否则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韩湛连忙叫住了正准备冲上前的赵云和张郃,冲着刺客大声地说:“你已经无路可退了,立即放开荀先生,再供出指使人是谁,我可以给你留给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的人都滚出帐篷去。”刺客恶狠狠地说道:“否则我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刀,”张郃冲着刺客大声地说:“否则我会命人将你乱刃分尸。”

    刺客听后顿时大怒,手中弯刀一紧,刀锋已经划破了荀谌的皮肤,数滴暗鲜红的血珠,沿着刀刃慢慢滑落,落在荀谌的官袍上。看到刺客一副准备鱼死网破的样子,韩湛只能临时改变主意:“住手,你要如何才肯放了荀先生?”

    刺客将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:“让这些人都滚出帐篷去,否则我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郃气得双眉倒竖,恨不得立即冲过去,将刺客乱剑砍死。这次是由他负责出行的护卫工作,要是荀谌在他的面前出了事,又是以这种方式被刺客杀死,那简直是万死不能辞其咎。张郃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侧脸问韩湛:“公子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韩湛在脑子里快速地权衡了一下厉害关系,随后吩咐道:“儁乂将军带着士卒们出去,子龙留下。”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,要是能打的人都出去了,只剩下自己和刺客,那不是自寻死路么。

    张郃带着亲兵退出了帐篷,正好颜良带着一队袁兵过来。他朝对方看了一眼,随后警惕地问:“你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颜良朝张郃拱了拱手,说道:“我家主公听说韩公子这里出了事情,便派良过来瞧瞧,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对于突然出现的刺客,张郃心里怀疑是袁绍派来,此刻来帮忙的颜良,不过是为了确认公子是否已经死掉。因此他冷冷地说:“请颜将军回去转告袁车骑,公子无恙,刺客已被我们团团围住,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帐篷里,只剩下了韩湛、赵云,以及挟持着荀谌的刺客。韩湛冲着刺客说道:“现在帐篷里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,你可以把刀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放下刀,真是白日做梦。”刺客不屑地说道:“只要我一放下手中的刀,你身边的这人就会冲过来将我杀死,我没有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韩湛不愿在继续僵持下去,凑近赵云小声地说了句:“子龙,待会儿只要刺客一转头,就立即杀掉他。”他觉得挟持荀谌的应该是一名死士,就算活捉他,也不见得能问出自己想知道的内容,索性杀掉省事。

    赵云虽然不清楚韩湛为什么会用那么肯定刺客会调头,但他还是手握着宝剑,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,只等对方将注意力从荀谌的身上移开,就冲过去干掉他。

    韩湛轻轻地咳嗽一声,清了清嗓子,面带笑容地说:“这位兄台,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地谈谈。”说着,他便朝对方缓缓走过去。

    赵云见韩湛忽然朝刺客走过去,立即紧张起来,深怕对方会遭遇危险。就在他准备开口制止时,却发现韩湛停止了脚步,一脸惊恐地望着刺客的身后。

    正挟持着荀谌的刺客,见韩湛忽然盯着自己的身后,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人不可思议的东西,不禁本能地扭头朝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赵云一直在等待的就是刺客扭头的机会,见刺客的注意力从荀谌身上移开后,猛地大吼一声,将手里的宝剑掷了出去,剑尖不偏不倚地扎中了刺客的太阳穴,整个人便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干掉了刺客,韩湛和赵云连忙过去扶起荀谌,仔细地检查他脖子上的伤势,发现只是一点皮肉伤,没有什么大碍,才算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韩湛和赵云搀扶着荀谌走出帐外,发现帐外围满了士卒,站在最前面的便是张郃和颜良。韩湛将荀谌交给另外的士卒搀扶后,对张郃说道:“帐内的刺客已死,你派人去收拾一下,然后将刺客尸首送往袁公处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张郃大声地答应一声,吩咐几名站在身边的亲兵,进帐篷去收拾残局。接着他又向韩湛报告说:“公子,事情已经查明。刺客一共三人,他们杀死了伙房里的四名伙夫,然后冒充伙夫来行刺您。如今三名刺客俱已毙命,没有留下任何的活口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颜良听得稀里糊涂,他不解地问张郃:“儁乂将军,你怎么知道刺客是专门来刺杀韩公子,而不是刺杀荀先生呢?”

    张郃冷哼一声,说道:“颜良将军,我刚刚带人冲进帐篷时,亲眼看到刺客把刀架在荀先生的脖子上,来威胁大家。如果他要刺杀的目标是荀先生,肯定二话不说,早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颜良将军,”韩湛面对着颜良说:“不知道军中可有良医,我的一名手下伤势较重,需要立即进行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有的,”颜良连点几下头,回答说:“军中有两位随军郎中,善治刀伤,我这就命人将他们请到这里来,为公子的属下进行治疗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