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0019章 谁是主谋

    颜良和韩湛闲聊了几句,见韩家军的兵卒,将帐篷里的刺客尸体抬了出来,连忙吩咐左右:“快过去帮忙!”颜良的属下慌忙答应一声,上前从对方的手里接过了尸首。

    “颜某要立即回去向主公复命。”颜良朝韩湛一拱手,客气地说:“请公子在此稍候片刻,营里的郎中即可就到。”

    等颜良离开,韩湛环顾四周,正好与被两名兵士搀扶着荀谌四目相对。荀谌见韩湛望向自己,脸上不禁露出了尴尬的表情,因为刚刚在被刺客挟持时,他被吓得尿了裤子。他深怕韩湛会把此事说出来,让自己颜面尽失,因此心里感到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好在韩湛有心为自己的舅父掩饰,没有提起这件令他尴尬的事情,而是吩咐张郃:“儁乂将军,荀先生的衣服被雨水打湿了,你先陪他回你的帐篷里去更衣。”

    张郃望着自己面前公子,发现他不光浑身湿透了,衣服上甚至还有被刺客泼的菜汤,心说公子的衣服这么脏,为什么却让我先陪荀谌先生去更衣啊?不过他没有多问,而是恭恭敬敬地答应一声,让两名亲兵搀扶着浑身还在发抖的荀谌,朝自己的帐篷而去。

    韩湛没有看到赵云,便叫住一名从自己身旁经过的兵士,问道:“看见子龙吗?”

    那名兵士朝赵云的帐篷一指,“我看到他好像回帐篷去了。”末了,还补充一句,“罗什长就躺在他的帐篷里。”

    韩湛撩开帐帘走进帐篷,看到罗什长光着膀子趴在床垫上,后背上乱七八糟地缠着一些布条,靠近伤口位置的布条,已经被鲜血渗透。赵云和另外一名兵士蹲在他的身旁,用湿布为他擦拭背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听到韩湛进来,赵云抬头朝他望了一眼,淡淡地一笑,又低头为罗什长擦拭身体。而兵士则连忙站起身,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:“公子!”

    罗什长也支撑着准备坐起来向韩湛行礼,却被韩湛抬手制止了。他在罗什长的身边蹲下,关切地问:“罗什长,你的伤势怎么样,疼得厉害吗?”

    虽然罗什长已经疼得满头大汗,但他还是咧嘴一笑,大大咧咧地说:“公子,没啥,当兵的谁身上没几个伤疤,放心吧,这点小伤死不了。要不了几天,小人又能活蹦乱跳了。”

    韩湛早已从赵云的嘴里,知道正是因为罗什长的拼死抵抗,才没有让另外两名刺客也进入帐中,否则现在自己早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。这么说来,罗什长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因此他拱手向罗什长行了个礼,表情肃穆地说道:“罗什长,今日的救命之恩,韩某没齿难忘,来日定当厚报。”

    见韩湛给自己行礼,罗什长有些慌了,连忙摆着手说:“保护公子的安危,本就是小人的职责,哪里当得一个谢字。”

    赵云忽然停止擦拭血迹,扭头问韩湛:“公子,你觉得会是何人想杀你?”

    听到赵云的这个问题,韩湛不禁皱起了眉头,心说我来到这个时代才几天啊,哪里能那么快惹上仇家呢?

    没等他说话,罗什长已经抢先说道:“这还用说么,肯定是淳于琼那个狗贼派人干的。肯定是他不服气我们杀了他们那么多的手下,所以才派人来刺杀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罗布,别瞎说。”罗布,也就是罗什长的话音刚落,赵云就反驳道:“就算淳于琼心里怨恨公子,也不可能派人到袁营里来刺杀公子。因为这么干了,就会陷他的主公袁绍于不仁不义的地步,招来天下的骂名。所以淳于琼只要不是傻子,就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!”

    “不是淳于琼,又会是谁呢?”韩湛在心里苦苦地思索着,想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帘被人从外面掀开了,一名兵士走进来禀告道:“公子,颜良将军派来的郎中到了。”

    来的两名郎中,都是军中善于治疗外伤的郎中。韩湛专门留下一名年纪稍微大点,看起来经验丰富的郎中,留在赵云帐中为罗布治疗伤势。而自己,则带着另外一名年轻的郎中,到张郃的帐篷,去为荀谌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等郎中为荀谌包扎好伤口,告辞离开后,帐篷里剩下的韩湛、荀谌、张郃三人,分坐在三张低矮的几案后面,都阴沉着脸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还是韩湛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:“二位,你们说说,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?”

    张郃字斟句酌地说:“回公子的话,刚听说有刺客的时候,张某首先想到的淳于琼,毕竟公子曾经和他有过冲突,而且还差点因为你被袁公斩首示众,他和您之间的仇怨是最深的。但转念一想,却发现他不可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可能这么做?”韩湛想考察一下张郃的能力,便有意问道:“说说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我们是单独返程,淳于将军还哟可能派人伪装成黄巾贼,或者董卓的人马,在半路截杀我们。”张郃小心翼翼地向韩湛讲述着自己的分析:“可这次我们是和袁公一起赶路,假如他真的在这种时候动手,一旦公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别人都会将这事算在袁公的身上。淳于将军只要不是傻子,想必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儁乂将军说得非常有道理。”见张郃的分析,和自己的大同小异,韩湛便点着头说: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别看我们和淳于琼之间有矛盾,但在目前的情况下,派刺客杀我的事情,他还真不敢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韩湛和张郃等人在帐篷里分析刺客是由谁主谋时,袁绍的大帐中,也在进行着同样的猜测。

    袁绍在大帐外,看完了颜良带回来的三具尸首后,回到了帐内。一坐回桌案后面,他就皱着眉头问一旁坐着逢纪:“元图,此事可是你派人所为啊?”

    “主公,”逢纪听袁绍这么一问,慌忙站起身,态度恭谨地回答说:“纪虽然前两日说过韩家之子非同寻常,要小心提防他。但是没有得到主公的许可,纪怎么敢轻率动手呢?也许主谋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“另有其人,另有其人,”袁绍等逢纪说完后,不满地嘟囔着:“除了你,还会有谁想着对韩家之子动手呢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猛地想起曾经和韩湛有过冲突的淳于琼,不禁愣了片刻,随后小心地问逢纪,“元图,你说会不会是仲简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”逢纪摇着头否定了袁绍的猜测:“假如韩家之子单独返回冀州,也许淳于琼将军还会派人伪装了盗贼之类的,沿途截杀他们。但如今他们和主公通行,假如仲简还这么做的话,不是败坏主公的声誉么?”

    袁绍用力一拍桌案,生气地说:“这个主谋真是可恶,居然想通过刺杀韩家之子,来陷我于不仁不义,我与他不共戴天。只要让我抓住他,就一定将他碎尸万段。元图,查访主谋一事,我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逢纪响亮地答应一声:“纪一定不负主公的信任,会尽快找出这个幕后主谋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