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528章 饺子的由来

    自从戏园子开业,百姓就多了一个消遣的活动。平日里侃大山,聊的都是最近戏园子又推出了什么新戏,城中什么地方又开了一个新戏园子。如今唱戏的诸多姑娘中,谁是最大的角儿等等,很难再听到什么抨击冀州的言论。

    秋去冬来,入冬以后,所有人都换上了厚厚的冬装。眼看就要冬至了,韩湛忽然心血来潮,想去军营巡视一番。但他没有想到,外面的气温很低,刚出府门来到街上,一股寒风吹来,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韩湛扭头对跟在身后的陈到和罗布:“再过几日,就是冬至,不知军中是准备喝羊肉汤,还是吃饺子?”他之所以要这么问,是因为南北两地过冬至的习俗不同,有的是吃饺子,有的吃汤圆,有的则喝羊肉汤。

    谁知陈到、罗布二人听到韩湛这么问,却是面面相觑,两人四目相对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。

    见两人迟迟不说话,韩湛的心中不喜,他提高嗓门问道:“我问你们两人的话,你们怎么不搭理我?”

    “回主公的话,”陈到见韩湛面色不睦,连忙抱拳回答说:“羊肉汤,属下倒是经常喝。可这饺子是何物,属下却从来不曾听说。”

    陈到的答复,让韩湛暗吃一惊,他心中暗想:难道饺子和包子一样,还不曾问世吗?他在考虑如何向两人科普时,忽然想起饺子的发明,貌似和张仲景有关,便吩咐罗布:“罗布,你去把张神医请到军营,本侯有事情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。”罗布听到汉韩湛的吩咐,有些不解地问:“为何要召张神医去军营,莫非营中出现了疫病,需要小的把华神医一同叫上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只需要召张神医一人即可。”韩湛说完此话后,催促罗布说:“还愣着作甚,还不速速前去寻张神医。”

    韩湛在骑马前往军营的途中,脑子里在努力地回忆关于饺子发明的经过:曾任长沙太守的张仲景,辞官回乡之时,正值严冬。见到白河两岸的百姓面黄肌瘦,饥寒交迫,不少人的耳朵都冻烂了。便让其弟子在南阳东关搭起医棚,支起大锅,在冬至那天舍“祛寒娇耳汤”,为百姓医治冻疮。

    他把羊肉和一些驱寒药材放在锅里熬煮,然后将羊肉、药物捞出来切碎,用面粉包成耳朵样的“娇耳”,煮熟后,分给求药人每人两只“娇耳”,一大碗肉汤。人们吃了“娇耳”,喝了“祛寒汤”,浑身暖和,两耳发热,冻疮也渐渐好转。后人学着“娇耳”的样子,包成食物,也叫“饺子”或“扁食”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军营时,早就得到消息的赵云,顶盔掼甲带着一群部下在营门外迎接。把韩湛接到了自己所在的营房之后,赵云好奇地问:“二弟,今日怎么想着前来军营视察,莫非有哪个诸侯蠢蠢欲动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如今正是寒冬,就算有诸侯准备对我冀州不利,也需要等到开春才行。”韩湛向赵云解释说:“小弟是看近日天气寒冷,担心将士们在军营里受冻,才特意前来视察的。”

    搞清楚韩湛的来意后,赵云的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,他笑着说:“二弟多虑了,如今营房里有暖炕,不管外面有多冷,只要兵士们一回到营房,就能感到暖和。这暖炕真是好东西,有了它的存在,哪怕天气再冷,也不用担心有兵士在睡觉时被冻死或冻伤。”

    韩湛心想,虽然很多资料里都说,棉花是明朝才传入天朝的,不过早在两汉、魏晋到隋唐时期的很多史书,都能看到有关棉花的记载,不过要等到南宋才有棉纺织品出现。只所以会形成棉花是明朝传入的观点,完全是因为棉纺织品是明朝开始普及的。在此之前,富人们是穿丝绸或动物的皮革过冬,而穷苦的百姓,只能穿粗麻衣服御寒。

    赵云并没有注意到韩湛在想心事,便对他说:“二弟,为兄前几日,听沮监军说,幽州的公孙瓒和乌桓的蹋顿似有勾结,恐怕准备在开春之后挥师南下,我们不得不早做预防啊?”

    “蹋顿?”韩湛把这个名字重复一遍后,若有所思地问:“此人和丘力居是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两月前,丘力居单于去世,儿子楼班年幼,从子蹋顿有武勇智略,因此立他为单于,总领右北平、渔阳、上谷三郡的乌桓部落,各部众皆听从他的号令。”

    对韩湛来说,威胁最大的是匈奴,而不是什么乌桓,因此等赵云一说完,便接着问了句:“那匈奴最近有什么异动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云摇摇头,回答说:“自从二弟把关中的人口,都迁移到了冀州,匈奴就算想南下掳掠,也没有人口、财物可供他们洗劫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罗布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,向韩湛禀报说:“启禀主公,张神医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有请!”

    赵云有些纳闷地问韩湛:“二弟,你叫张神医来作甚,莫非是身体抱恙不成?”

    “大哥稍安勿躁,”韩湛笑着对赵云说:“待会儿等张神医来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仲景从外面走进了屋里,向韩湛、赵云施礼:“张机见过主公,见过赵将军!”

    “张神医,”等张仲景施礼完毕后,韩湛笑着问道:“你可知本侯召你来此的目地?”

    “张机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本侯近日在街头,看到有不少的百姓因为天寒,而双耳被冻伤,不知张神医有什么办法,可以为这些百姓治病?”

    “回主公的话,”张仲景回答说:“张机近日也看到不少双耳被冻伤的百姓,便打算采用以食取暖,以食治病的方式,来为他们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以食取暖,以食治病?”赵云把张仲景的话重复一遍后,好奇地问:“张神医,不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赵将军,张机近日研究了一种祛寒汤,可为百姓治疗冻伤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祛寒汤?”韩湛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用羊肉和一些驱寒的药材放在锅内熬煮,羊肉、药物捞出来切碎,用面团包成耳朵样的‘娇耳’,煮熟后,分给那些冻伤耳朵的百姓每人两只‘娇耳’,一大碗肉汤,让他们食用,吃完之后,冻伤耳朵的症状就能得到缓解,假以时日便可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以形补形,这倒是一个好办法。”韩湛装出惊喜的样子,对张仲景说:“张神医,那此事本侯就交给你负责,让荀长史为了提供羊肉、驱寒药材和面粉,再让赵将军派兵前去维持秩序。”

    顶点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