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529章 韩湛的设计图纸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在城北的空地上,赵云带人搭建了十几个大棚。棚内支起了大锅,加上水之后,新宰杀好的羊肉,以及药材扔进锅里煮。煮了不到两炷香的时间,锅里的肉香四溢,跟着老远就能闻到。

    早在搭建大棚时,附近就有不少的百姓驻足观看,但看到这里都是成群的军士,也没有敢上前询问。此刻闻到锅里传出的肉香,一些腹中饥饿的百姓,就忍不住上前问维持秩序的军士:“军爷,这锅里煮的是什么,为何如此之香?”

    “羊肉。”军士倒没有百姓想象中的那么凶神恶煞,反而和气地说:“这是安阳侯见天气寒冷,煮给百姓们喝了御寒的羊肉汤。若是你们想喝,就快点去排队。”

    鉴于韩湛以前曾经有过多次施粥之举,百姓们听了军士的话,倒也不怀疑对方会欺骗自己,便立即跑到军士指定的位置排队。短短半柱香的工夫,十几个大棚前就都排上了长长的队伍。

    韩湛以往施粥都会专门准备粗瓷大碗,供领粥的百姓使用。用完之后,大多数的百姓都会把碗送回来。这时,负责施粥的管事,就会临时招募一些百姓帮着洗碗。当然,做这些事情也不是没有报酬的,至少每人能得到几块面饼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以往的经验,一些心事活泛的百姓,刚开始排队时,就询问在一旁军士:“军爷,待会儿吃完后,能让小的帮着洗碗吗?您老放心,若是洗得不干净,绝对不要一块面饼。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旁边的百姓一听,什么,洗碗还可以得到面饼,也纷纷激动起来,争先恐后地说:“军爷,小的是酒店的伙计,洗碗可是小的强项,您一定要把此事交给小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军爷,小的是烧品轩的伙计,每天都要把店里的碗洗一遍。您把此事交给小的,小的一定给您做得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正和赵云、张仲景一起在大棚里巡察的韩湛,听到远处传来的吵闹声,以为百姓为了抢食物而发生的争执,连忙带人过来查看。等他发现不过是一群百姓为了赚几个面饼,都争着想帮忙洗碗时,不免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但他无意中听到一名百姓,说自己是烧品轩的伙计,心里不禁一动。他知道烧品轩是卖罐子和碗的地方,这些东西都是烧制出来的,因此便有烧品轩之名。

    正在争执的百姓,看到一群衣着华丽的高官,在军士们的簇拥下过来,便知道来了大人物,便乖乖地闭上了嘴巴,免得惹恼了对方,把自己从队伍里赶走。

    韩湛来到了队伍前方,看了看眼前这群面黄肌瘦的人,开口问道:“刚刚何人说他是烧品轩的伙计?”

    问过之后,队伍里一片寂静,大家谁也不敢吱声,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公子为何如此询问。但认识烧品轩伙计的人,还是不自觉地把目光望向了那伙计。

    韩湛见不少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一个个头不高,尖嘴猴腮的年轻男子身上,便用手朝对方一指,说道:“你可是烧品轩的伙计?”

    见韩湛点了自己名,伙计迟疑着从人群中走出,噗通一声跪倒在韩湛的面前,磕着头说:“这位公子,小的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您是不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啊,本侯叫你出来,是有点事情要问你。”韩湛招呼伙计起来后,扭头对赵云、张仲景说:“时间不早了,快点给百姓分发羊头肉和娇耳吧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两人后,韩湛朝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伙计一摆头:“跟本侯到棚子里来,本侯有事情要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伙计看到排队的百姓,每人领取一个粗瓷大碗后,来到锅前,由掌勺的军士给碗里倒一勺热腾腾的羊肉汤,另外两个形状奇怪的面食。看得伙计不禁暗自流口水,他担心自己跟着韩湛离开后,就吃不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见伙计站在原地没动,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领取羊肉汤和娇耳的百姓,韩湛便知道他是馋了,便笑着对他说:“走吧,我待会儿让人给你双份。”

    听到韩湛说待会让人给自己双份,伙计顿时两眼放光,他连忙答应一声,立即跟在韩湛的身后来到了大棚里。

    韩湛在大棚找了位置坐下后,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伙计问道:“你们的烧品轩,平时都是从什么地方进的货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的话,”伙计恭恭敬敬地回答说:“店里所销售的瓦罐、坛子、瓷器和大碗,都是东家自家的火窑所烧制。”

    “烧一窑瓦罐,不知需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听到韩湛的问话,不光伙计愣住了,就连站在一旁担任警戒的罗布也愣住了,他心想堂堂的侯府,难道还缺瓦罐之类的,居然要到民间去购买?

    伙计懵懵懂懂地问:“不知公子想烧制什么样的瓦罐,数量又是多少?”

    这里要找纸笔肯定不容易,丁榕正好见到地上有炭条,便弯腰捡了起来,稍作修理后,趴在桌上画自己心中所想的物体形状。韩湛在画图时,罗布忍不住凑过去查看,只见韩湛纸上所画之物,与平时所见的坛子有几分相似之处,但又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韩湛画好图纸后,把伙计叫到了自己的面前,指着刚画好的草图,对他说:“能让你的东家给我烧制一批这样的坛子吗?”

    伙计看了看,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指着图纸问:“公子,我家所售的坛子,和您所画的还有一些区别,坛口没有这种翘起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观察得很仔细。”韩湛见对方发现了自己所画的东西,与平时市面上所见的坛子有区别时,不禁微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本侯就要这种特殊的坛子,你们店里能烧制吗?如果能的话,先烧一百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”伙计有些为难地说:“您的这个坛子形状过于特别,小的担心给东家说不清楚,到时恐怕就会误了公子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韩湛连忙拿起自己刚画的设计图,塞到了伙计的手里:“那你就把这图纸带回去给老板看看,如果他能烧的话,就让他烧制一百个,本侯过几日派人过去取。”

    见到伙计接过图纸,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韩湛便吩咐罗布:“罗布,取两百钱交给这位伙计,权当是我交的定金。”

    伙计收到钱之后,立即变了另外一副嘴脸,他连忙点头哈腰地对韩湛说:“公子请放心,小的回到店里,就立即把图纸给东家看,让他尽快给您烧制一百个坛子。”

    韩湛微笑着点点头,又叫过一名军士,对他说道:“给这位伙计准备双人份的羊肉汤。”说完,便起身离开了大棚。

    (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